當前位置:清憂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> 第1423章 殺人奪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423章 殺人奪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五蘊宗大廳前方偌大的廣場上,狂風為之呼嘯,五彩光芒更是閃耀奪目。

陳飛宇站在大廳門口的台階上,看著下方廣場上的天狼,道:“注意了,我要動手了。”

“天狼大人,要不要我出手,直接將他給擊殺?”旁邊一名“傳奇後期”境界的人開口請示,在他看來,隻有“傳奇初期”境界的陳飛宇,根本就不是他的一合之敵。

“不需要。”天狼神色越發輕蔑,伸出了一根手指,道:“就算他趁機偷襲,也奈何不了我,更彆說是主動提醒了,我隻需要一根手指,就能輕易秒殺他,浪費不了多少時間。”

“既然你如此托大,那你可要當心了,小心被我打臉。”

陳飛宇一聲輕笑,眼中寒芒一閃而逝,猛然踏步借力,整個人已經猶如離弦之箭,向著天狼衝去。

一股淩厲的劍意沖天而起!

天狼神色越發輕蔑,這股小小的劍意,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下一刻,陳飛宇已經衝到天狼身前兩米之內。

一聲輕蔑的冷笑傳來,天狼正準備施展五成功力,用手指直接震碎陳飛宇的腦袋。

突然,陳飛宇手中莫名多出一把樣式古樸的三尺長劍,散發出一股玄奧浩瀚的劍意,並且一劍向著天狼當頭斬下!

正是龍淵劍!

出其不意之下,天狼神色微變,身為超級強者的他,本能的從心底裡升起一股致命的威脅感,彷彿他不躲閃的話,他的腦袋一定會被斬下來!

來不及進行多餘的思考,幾乎是作為強者的本能,天狼立即向後退去,而伸到中途的手指更是閃電般變招,變成手掌抓向了陳飛宇的龍淵劍,原先的五成功力也成了全力。

隻見天狼的整個手掌,驟然間覆蓋上一層金色的光芒,彷彿能夠抵擋世間所有兵刃。

下一刻,龍淵劍的劍身已經被天狼抓住,龍淵劍硬生生停在了半空再難寸進。

“你手中這柄劍不錯,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可惜在我的‘金光護體訣’麵前,根本就不堪一擊,告訴你,我的‘金光護體訣’可是頂尖的內家護體神功。”天狼神色輕蔑,心裡卻是暗叫僥倖,要不是他及時變招,施展出他最拿手的“金光護體訣”的話,怕是他現在已經受傷了。

“不堪一擊嗎?”陳飛宇神色輕蔑,突然一聲輕喝,龍淵劍的劍身上,驟然爆發出耀眼的紫色劍芒。

天狼神色越發輕蔑:“區區‘傳奇初期’的境界,就算你用真元加持,也不過是杯水車薪……什麼……”

他話還冇說完,突然臉色大變,手上傳來劇烈的疼痛,連忙鬆開龍淵劍,猛的向後退出數米遠。

不等他看向手中的傷口,陳飛宇一劍淩空前揮,一道紫色劍芒破空而出,霎時間便逼近天狼的身前。

天狼下意識就察覺到這股紫色劍芒的威力超乎想象的強悍,他臉色再度一變,立即飽提一口真氣,雙手全都覆蓋上一層金光,接著雙掌相疊在一起,將紫色劍芒擋了下來。

“轟隆”一聲,爆發出一陣巨響,地麵堅硬的石板碎裂,爆發出強烈的氣流,激盪起漫天的煙塵。

聲勢太過浩大,以至於連宣天力都被吸引,下意識扭頭看去,臉色頓時一變。

與此同時,天狼隻覺得一股難以置信的巨力襲來,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兩三步後才穩住身形,第一時間向手上看去,隻見右手的手心上,赫然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,流出了淋漓鮮血。

他臉色大變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自己的“金光護體訣”竟然被破了,而且還是被一個世俗界的“傳奇初期”境界螻蟻給破的,這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!

但是手心傳來的切實疼痛,又實實在在告訴他,這一切都是真的!

旁邊三位“傳奇後期”強者更是心中震撼,華夏世俗界中,怎麼可能有如此強悍的“傳奇初期”強者?

厲宗主等人先是震驚,繼而大喜過望,陳飛宇既然能夠傷到天狼,那就有可能將其斬殺。

而且退一萬步來說,就算陳飛宇真的不是天狼的對手,隻要能夠拖住天狼一段時間,等澹台雨辰解決掉宣天力後,也可以馬上轉身去幫助陳飛宇,兩人合力之下,斬殺天狼輕而易舉!

厲宗主、柳清風等人神色興奮,彷彿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!

夏爾瑪站在一旁好整以暇,並冇有露出如厲宗主和柳清風那般驚喜的神色,因為在北歐的時候,她就親眼見識過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實力。

當然,陳飛宇的硬實力可能和澹台雨辰以及“半步先天”強者有著天與地的差距,但是陳飛宇手段繁多,不但可以變著花樣的用毒,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招“裂地劍”,足以斬殺“半步先天”的強者。

所以麵對現如今的局勢,夏爾瑪從一開始就不是特彆的擔心。

倒是有另外一件事情,讓她特彆的在意,明明天竺和華夏一樣都是傳承了數千年的泱泱古國,為什麼華夏能有這麼多的超級強者,“半步先天”的強者竟然層出不窮,而且聽宣天力等人的話,好像在華夏聖地裡,還有更加厲害的“先天強者”。

而天竺彆說是“先天強者”了,就是“半步先天”境界的強者都冇多少,真是冇天理了!

場中,天狼猛地抬起頭,直勾勾地看著陳飛宇,陰沉著臉道:“似你這般的螻蟻竟然能夠傷到微微,想來在華夏世俗界中,你一定非同小可,你到底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想知道我的名字,你下地府去問閻羅王更合適。”陳飛宇豁然舉起龍淵劍,指向了天狼的心口。

玄奧浩瀚的劍意再度沖天而起,將整個五蘊宗都給籠罩住。

“好強悍的劍意,猶如大海波濤無邊無際,看來你是靠著這柄長劍,才能夠傷到我,可惜隻有‘傳奇初期’境界的人,跟我有著天與地的差距。”天狼冷笑,眼中殺意凜然:“我這就殺你奪劍!”

“那就看一看,到底鹿死誰手!”陳飛宇揚天一聲長笑,突然縱身向著天狼衝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