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憂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> 第1373章 找你,是為了殺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373章 找你,是為了殺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夢玉快步走到了陳飛宇的麵前,神色驚訝難以言喻,怎麼都冇辦法把“神秘的貴客”和陳非聯絡在一起。

而且……而且她分明看到剛剛陳非拉著秋元雅子的手,不是說好陳非隻是癩蛤蟆嗎,怎麼他和秋元雅子的關係變得這麼親密,難道癩蛤蟆真的吃上天鵝肉了?

秋元雅子似乎看出了夢玉的意思,俏臉紅潤了一下,瞪了陳飛宇一眼後,快步向前走去了。

“來這裡辦一點事情,現在辦完了,也該離開了。”陳飛宇在這裡稍稍駐足,目光越過夢玉,向亭子裡漫步而來的和尚看去,猜測對方就是夢玉的師父巴奎禪師。

實際上,他先前在大廳的時候,就已經察覺到了夢玉還有巴奎禪師的存在,隻不過冇有必要主動出來打招呼而已。

“你在這裡辦什麼事情?”夢玉越發好奇,昨晚她去馬爾茨家族調查了一番,好不容易纔打聽到這棟彆墅的存在,陳非怎麼也來了這裡,難道陳非的訊息比自己還要靈通?

“秘密,不過待會兒你跟彆墅主人交談的事情,記得小心一點,裡麵的人有些不講道理,告辭。”陳飛宇神秘地提醒了一句,不過巴奎禪師的實力看起來不在伊諾克之下,夢玉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。

說完後,他就抬腳向外麵走去,他還有話要對秋元雅子說,當然不能就這麼讓她走了。

“等等,你住在哪裡?”夢玉連忙在後麵問道。

陳飛宇把自己所住酒店的地址說了出去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“他是誰?”巴奎禪師來到了夢玉跟前,看著陳飛宇的背影,眼神微微閃爍。

“他就是我跟您說的陳非。”

“原來是他。”巴奎禪師恍然大悟,疑惑地道:“我竟然感受不到他的武者氣息,奇怪。”

夢玉正準備說什麼,突然,旁邊一名大漢急匆匆走過來,恭敬地道:“禪師,我家主人請您前去一敘。”

巴奎禪師向夢玉點點頭。

夢玉隻能暫時放下對陳非的疑惑,和師父一同向大廳走去。

大廳內,伊莎貝爾怒氣沖沖地道:“我們都放了秋元雅子,他竟然連條件都不談,直接轉身就走!

我從來冇見過像他這麼囂張、這麼可惡的人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把我們這裡當成什麼了?”

伊諾克臉色有些陰沉,冷笑道:“他轉身就走,無非是自抬身價,想讓我們主動尋求他的幫助罷了。”

“他倒是打的好算盤,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?”伊莎貝爾好奇問道。

伊諾克神秘而笑,冇有說話。

突然,門外一陣響動,巴奎禪師和夢玉走了進來。

夢玉和伊莎貝爾立即對視了一眼,暗暗驚訝於對方不弱於自己的美貌。

“閣下就是巴奎禪師吧?”伊諾特站起來笑道:“有失遠迎了。”

“是我們冒昧來訪,打擾了。”巴奎禪師客氣地笑道,心裡卻十分震驚,眼前這人好強的氣勢,實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,北歐果然臥虎藏龍、強者如雲。

夢玉難耐好奇之心,忍不住搶先開口問道:“您好,請問剛剛陳非來做什麼?”

“陳非?”伊莎貝爾翻翻白眼,敢情她都不知道陳飛宇的真正身份。

夢玉一陣驚訝,伊莎貝爾的反應好像有點奇怪。

伊諾克輕哼一聲,提起陳飛宇他就是一陣不滿,淡淡道:“不過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人罷了,冇有值得討論的必要,不知道禪師此來,有什麼事情?”

夢玉和巴奎禪師對視了一眼,難道陳非真的是一個“狂妄之人”?

卻說在彆墅的外麵,秋元雅子最先出來。

她並冇有直接縱身離開,而是在風雪中漫步向前,彷彿是在等著什麼人。

很快,隻聽身後傳來一陣“咯吱咯吱”腳步踩在雪地上的聲音,陳飛宇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。

一股幽幽暗香,在周圍飄蕩。

“明天就要正式開始搶奪‘天使的眼淚’了,雖說到現在還冇有舉辦人告知如何爭奪,但這次從全世界吸引來不少強者,不用想都知道明天一定充滿了危險。”

陳飛宇走在秋元雅子的身邊,繼續道:“你的實力雖然不錯,但和那些世界聞名的強者比起來還有一定的差距。”

秋元雅子輕哼了一聲,依舊邁步向前走著。

“所以,明天你跟在我的身邊吧,至少能保你平安。”陳飛宇輕聲說道。

“明天我會待在你身邊,不過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,而是看你明天怎麼被人殺死。”

秋元雅子一聲冷笑,加快腳步向前走去,超過了陳飛宇兩個身位的時候,臉上的神色柔和了下來,有一種彆樣的溫柔,但是瞬間收斂,陳飛宇無福欣賞她一瞬間的美態。

晚上,7點多,天上依舊簌簌的下著大雪,路上冇有多少行人。

陳飛宇坐在酒店的大堂裡,優哉遊哉地喝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。

從彆墅回來後,秋元雅子也跟著他一同來到了這家酒店,住到了他隔壁的房間,彷彿真如她所說,打算明天跟陳飛宇一起,看陳飛宇如何被其他人殺死。

突然,一股異樣的感覺傳來,陳飛宇微微皺眉,向四周看去,隻見大堂裡原本就不多的客人,動作竟然全部靜止住了,就好像時間暫停了一樣。

奇幻而詭異!

“這是幻覺還是催眠?”

陳飛宇神色驚訝,突然聽到酒店外麵,傳來一陣熟悉的鈴鐺聲,頓時,一個曼妙的人影出現在腦海裡。

他放下咖啡,縱身一閃,人已經出現在馬路上,隻見馬路上的車輛、行人,乃至是從天上飄落的雪花,全部都靜止住了,形成了一副奇妙的景象。

而在馬路的另一頭,站著一位身材曼妙、赤著雙足的絕美女子,彷彿雪中精靈,美得不可方物。

正是天竺教聖女夏爾瑪!

“陳飛宇,你果然在這裡。”

夏爾瑪一聲輕笑,手腕上的兩串手鈴發出清脆悅耳的響聲,在風雪中遠遠的傳了出去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陳飛宇挑眉問道,夏爾瑪實力很強,已經到了“傳奇中期”境界,可依舊不是他的對手。

陳飛宇想不通,為什麼夏爾瑪敢一個人來找自己。

“來找你,當然是為了殺你!”夏爾瑪聲音清冷,隨著她最後一個字落下,靜止在半空的雪花,突然紛紛向陳飛宇湧去。

風雪大作,暗藏殺機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