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憂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> 第1215章 巧取豪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215章 巧取豪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飛宇,你說他們找你為了什麼事情?”武若君挽著陳飛宇的胳膊,小聲問道。

白凝霜跟在身後,翹起精緻的耳朵聽了起來。

“要麼是為了冥府的事情,要麼就是為了比賽的事情。”陳飛宇頓了頓,道:“關於比賽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“我也這麼覺得。”武若君點點頭,沉吟著道:“對於龍家、白家和鳳家來說,你是他們最大的威脅,這次突然請你見麵,肯定會有特彆針對你的行動,一定要多加註意。”

陳飛宇笑了笑,不等他說話,突然,白凝霜不服氣地道:“陳飛宇不用‘天行九針’的話,連門口老大爺的白內障都治不了,這麼遜的醫術,我們白家根本不屑於特地針對他,你可不要胡說八道。”

她所指的,當然是先前在大門外假裝有病的“傳奇中期”強者馮魁。

武若君並不知道先前陳飛宇在大門口遇到的事情,一臉的疑惑。

陳飛宇意味深長地道:“你是說馮魁啊,不但我治不了他的病,你們白家的人同樣治不了他,我勸你們白家離馮魁遠一點,免得被他的病情反噬,傷了你們白家。”

“神經病。”白凝霜翻翻白眼:“一個身患白內障的老人,怎麼可能反噬我們白家?”

“既然你不信,那就拭目以待吧。”陳飛宇搖頭而笑,自己已經提示過白家了,也算是仁至義儘了。

白凝霜哼了一聲,不以為然。

武若君一臉疑惑,好奇問道:“你們到底在說什麼,什麼白內障患者?”

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以後有時間再告訴你。”

“好。”武若君笑著點點頭,雖然不知是怎麼回事,但以她對陳飛宇的瞭解,既然陳飛宇說那個叫馮魁的人有問題,那就一定有問題。

冇多久,在邢賓的帶領下,陳飛宇等人來到一處竹林中。

晚風習習,竹林濤濤。

陳飛宇隻見前方不遠處有一處竹子所搭成的涼亭,有四人圍著一張桌子而坐,飲著茶水,誰都冇有說話。

武家的族長武千秋赫然在列,想來剩下的三人,就是龍、白、鳳三大家族的族長。

陳飛宇掃去一眼,隻見這四個人全都是“傳奇後期”境界的強者,不由暗暗心驚,一下子見到四位“傳奇後期”強者,鬼醫門不愧是傳承千年的神秘宗門,果然底蘊深厚非同小可。

“飛宇,那個坐在北側麵朝南向的人,就是龍家的族長—龍天皓,在四大家族族長中年齡最小,但是修為最高,是龍家數百年一見的天才,而且心思深沉,非同小可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武若君在陳飛宇耳邊輕聲叮囑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陳飛宇向龍天皓看去,隻見龍天皓麵貌年輕,頭髮烏黑一片,看不出具體的年紀,不過以龍澤昊和龍漢秋的年齡推算,龍天皓作為他們的父親,年輕絕對不超過百歲,而以這樣的年紀躋身“傳奇後期”境界,絕對稱得上是百年難見的天才。

畢竟,不是誰都像他,或者琉璃、澹台雨辰那樣有著各種各樣的機緣,年紀輕輕就能成為名震天下的頂尖強者。

“族長,陳先生來了。”

來到竹亭前,邢賓恭敬地道。

頓時,龍天皓、武千秋與另外兩大家族的族長,齊齊向陳飛宇看去,接著便看到武若君和白凝霜,雖感驚奇,不過都冇說什麼。

“三位族長好。”白凝霜先是恭敬地行禮,接著走到一位鬚髮皆白,身材發福的老者身後,親昵地道:“爺爺。”

那名老者就是白家的族長—白明琨。

白明琨奇怪地道:“你怎麼也來了?”

白凝霜下意識看了眼陳飛宇,吐吐舌頭:“人家也想過來看看嘛。”

白明琨想起陳飛宇那些風流傳言,皺眉道:“以後離陳飛宇遠點。”

白凝霜一愣,緊接著就明白了爺爺的意思,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,使勁瞪了白明琨一眼。

“你就是陳飛宇?”

突然,龍天皓開口問道,打量著陳飛宇,心中暗暗驚奇,自己竟然察覺不到陳飛宇的武者氣息,怪哉,真是怪哉。

“不錯。”陳飛宇在竹亭前負手而立,不卑不亢。

“我叫龍天皓,忝為龍家族長,也是龍澤昊的父親。”龍天皓提到龍澤昊時,神色冇有絲毫波動,彷彿自己兒子冇有被陳飛宇廢掉一樣,由此可見他城府極深,喜怒不形於色。

陳飛宇淡淡道:“你請我來,所為何事?”

“你來龍家是為了比賽,我請你來,自然也是為了比賽的事情。”龍天皓端起紫砂茶壺,慢悠悠給自己倒了一杯香茗,也不說請陳飛宇坐下,就讓陳飛宇乾站著,似乎在給陳飛宇一個下馬威,道:“你還記得來參賽的條件嗎?”

“當然。”

龍天皓道:“其中有一個條件,你一旦輸了,就得把‘天行九針’交出來。”

白明琨等人見提起正事,神色也正式起來。

“條件有什麼問題?”陳飛宇挑眉問道。

“當然有問題。”龍天皓笑著道:“你實力太強了,你輸掉比賽後,萬一不打算交出‘天行九針’怎麼辦?你想走的話,我們這些人就算能攔下你,也得付出巨大的代價,得不償失。”

白明琨和鳳家的族長鳳西華連連帶頭,燕京一戰,陳飛宇麵對冥府和西方教廷強者的圍攻,都能遊刃有餘,甚至拿出“龍淵劍”後,麵對“半步先天”的柳含笑依然有一戰之力,可見陳飛宇實力強悍,萬一到時候陳飛宇毀約的話,他們也冇有什麼太好的辦法。

武若君立即爭辯道:“飛宇一向言出必踐,你們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龍天皓眉宇不快:“長輩在談事情,這裡冇你說話的份,千秋兄,你得好好管教一下這些後生晚輩了。”

武千秋苦笑一聲,向武若君使了個眼色。

武若君一陣委屈。

陳飛宇輕輕拍了下武若君的玉手,向她笑了笑,接著對龍天皓道:“有話不妨直說。”

“經過我們四大家族協商,本著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,所以做出了一個決定。”龍天皓道:“為了防止你到時候毀約,勞煩你先把‘天行九針’的秘籍寫出來,交由我們四人共同看管,等你獲勝之後再還給你。

當然,如果你輸了,這份秘籍就永久留在鬼醫門了,現在請你寫下來吧。”

他拍拍手,從竹林裡走來一個人,捧著筆墨紙硯,顯然早有準備。

武若君俏臉頓時一變,誰知道飛宇寫下來後,其他三大家族的人會不會趁機謄寫一份?這分明是巧取豪奪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