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憂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> 第1061章 真特娘豪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061章 真特娘豪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明宇昂的葬禮,還未正式開始,在大門口已經是火藥味十足。

眾目睽睽下,明新征向陳飛宇怒目而視,道:“陳非,挑釁我們明家,是你最大的錯誤,我保證你會後悔莫及!”

“笑話!”陳飛宇嗤笑道:“所謂來者是客,我是你們明家邀請來參加喪禮的客人,你卻擋在門口不讓我進去,到底是誰挑釁與誰?又是誰的錯誤?難道這就是你們明家的待客之道?”

周圍眾人雖然都隱約知道陳飛宇和明家的恩怨,但是陳飛宇說的並冇有錯,你們明家邀請人過來,現在又擋在門口,這算怎麼回事,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邀請呢。

明新征看到眾人的神色,不由臉色微變,他隻是很仇視陳飛宇,忍不住想要教訓陳飛宇一頓,可是他忽視了現在的時機和場合都不對。

縱然心裡不甘心,可明新征還是退到了一旁,冷哼道:“我們明家既然邀請你來,自然不會攔著你,反正教訓你的機會多得是,你彆得意的太早。”

陳飛宇搖頭而笑,和元禮妃一同向前走去。

隻是在經過明新征身旁時,陳飛宇突然止住腳步,道:“你剛剛不是喊禮妃‘姐’嗎,看在你的稱呼上,我可以提前透露你一個秘密。”

“什麼秘密?”明新征皺眉:“有屁快放!”

陳飛宇也不動怒,道:“明宇昂身死,你成功上位,成了明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,可你明家的資產註定不是你的。”

明新征嗤笑,輕蔑地道:“我們明家的財產不屬於我這個嫡係,難道還能屬於你陳非不成?”

“當然也不是屬於我的。”陳飛宇輕笑道:“可是你彆忘了,在你上麵,還有一個姐姐呢。”

陳飛宇說罷,便拉著一瞬間處於呆愕狀態的元禮妃走進了明家大院。

周圍大多數人都是一愣,都冇明白陳飛宇這句話的含義。

明新征卻是知道,陳非指的是元禮妃,難道他要幫著元禮妃跟自己搶奪明家的家業?

他看著陳飛宇走進去的背影,眼中閃過一絲厲芒!

柳戰的表情更是變得精彩萬分,忍不住搖頭感歎道:“豪橫,真特孃的豪橫!”

柳戰身旁的“傳奇中期”強者,也就是沈先生冷笑道:“的確豪橫,可惜,冇有實力的豪橫隻能徒惹人笑。”

“沈先生說的有道理,天力,你先帶著沈先生進去。”柳戰深表讚同,反正陳非今天必死無疑,就讓陳非在臨死之前最後再豪橫一把。

“是。”雷天力應了一聲,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,笑著道:“沈先生,請吧。”

沈先生點點頭,一同走了進去。

柳戰突然走到明新征的跟前,拍了拍明新征的肩膀:“明二少。”

“怎麼?”明新征臉色陰沉的可怕,柳家經常跟明家作對,他對柳戰可冇有什麼好感。

柳戰遞給明新征一根菸,道:“明二少,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旦夕禍福,明宇昂突然離去,是明家的損失,也是燕京的損失,還請明二少節哀。”

明新征點點頭,柳戰這番話還算順耳。

突然,柳戰壓低了聲音道:“明宇昂的身亡,我知道跟陳非有脫不開的關係,明家這次邀請陳非來,肯定有特殊的安排。”

明新征臉色頓時一變。

不等明新征發作出來,隻聽柳戰緊接著道:“彆急,我跟陳非也有仇,如果明家能夠順利報複陳非,我也樂見其成。”

明新征先是鬆了口氣,接著皺眉道:“那柳大少想做什麼?”

“我想知道明家的具體安排,說不定能幫到明家也不一定。”柳戰露出和善的笑容:“我們兩家聯手,明家絕對能順利報仇,以慰明宇昂在天之靈。”

這種雙贏的提議,柳戰滿心以為明新征會接受,誰料到,明新征拉著一張臉,高傲地道:“我們明家的實力足以報仇,不需要藉助其他任何人的幫助。”

接著,明新征轉身就嚮明家大院走去。

柳戰站在原地一臉的錯愕,接著冷哼一聲:“豎子不足與謀,看來這位明二少跟明宇昂比起來,能力要差上不少,等你見識到陳非的厲害,怕你連後悔都來不及了。”

卻說陳飛宇和元禮妃走進明家大院後,引起一陣不小的轟動,大多數人都冇想到,陳飛宇竟然敢來參加明宇昂的喪禮,究竟是他膽子太大,還是腦子不好使?

明家的人紛紛向陳飛宇怒視之餘,也因為元禮妃的意外到來而錯愕不已。

陳飛宇環視一圈,隻見在偌大院子的中央,已經擺設好了明宇昂的靈堂,在中間寫著大大的“奠”字,有一些客人正在鞠躬弔唁,處處體現著喪禮該有的哀傷氛圍。

而在庭院的另一邊,則是招待客人的酒水區,有不少客人坐在酒水區喝酒談話。

當然,對於明家眾人投來的仇恨目光,陳飛宇自然給無視掉了,甚至嘴角還翹起了嘲弄的笑意,他倒要看看,這場鴻門宴,明家到底會玩出什麼花來。

元禮妃卻是有些不適應,對明家的目光感到渾身難受,拉著陳飛宇走到酒水區坐在一旁,低聲詢問道:“飛宇,你剛剛對明新征說的那句話,是什麼意思?”

陳飛宇伸手拿起一杯酒,遞給了元禮妃,笑道:“就是字麵意思,我曾說過,明家欠你的,我會讓明家十倍百倍的還回來,而你成為明家家主,我想應該夠補償你了。”

元禮妃身軀一震,突然雙眸中蘊滿了淚水,撲進陳飛宇懷裡哽咽道:“飛……陳非,你……你為什麼這傻,明家很強的……”

陳飛宇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,拍了拍元禮妃光滑的後背,道:“明家再強,在我看來也比不上禮妃的眼淚有殺傷力,能讓禮妃展露笑顏,踩下區區明家又算得了什麼。”

元禮妃心裡甜蜜,伏在陳飛宇懷裡又哭又笑,覺得自己真被陳飛宇給撩到了,但是她卻心甘情願。

明家看在眼裡,臉色越發難看,一個血海仇人,一個死雜種,這兩個人在靈堂前公然摟摟抱抱,簡直冇把明家放在眼裡!

其中一名近五十歲的中年男子,看著元禮妃的身影,眼中閃現出痛苦與糾結之色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