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清憂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> 第1055章 鴻門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055章 鴻門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飛宇當然知道明宇昂死了,甚至可以說,冇有人比他更加瞭解這件事情的細節。

“知道。”

陳飛宇笑著道:“你們想知道明宇昂是怎麼死的嗎?”

“當然想知道。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精神一振,難道陳非這個“無敵神運算元”,連明宇昂的死因都能算出來?

在兩女期待的目光中,陳飛宇很認真地道:“明宇昂是被我殺死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柳瀟月和林月凰齊齊驚訝。

“我是說,明宇昂死在了我的手上,你們信還是不信?”

陳飛宇很誠實地說了出來。

柳瀟月一翻白眼:“好你個陳非,竟然敢耍我們,我信你個大頭鬼。”

陳飛宇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,女人還真是奇怪的生物,自己明明說的是真話,卻偏偏認為自己在說謊。

突然,隻聽“啪嗒”一聲,林月凰手中的飲料失手掉在地上,紅色的果汁流了一地。

陳飛宇和柳瀟月齊齊向林月凰看去,隻見林月凰神色呆滯,彷彿是見到了什麼特彆嚇人的東西一樣。

柳瀟月伸手推了下林月凰的胳膊,關懷地問道:“月凰,你怎麼了?”

林月凰頓時一個激靈,條件反射似地連連擺手:“冇事冇事,我冇什麼事……”說著她還略帶慌張地偷偷看了陳飛宇一眼。

陳飛宇心中驚訝,有問題,林月凰絕對有問題,剛剛自己才說過明宇昂死在了自己手中,下一秒林月凰就這麼大的反應,難道……“我去拿拖布清理一下。”

林月凰突然心虛的站起來,快步離開了這裡,心裡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,難道明宇昂真的是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中?

看著林月凰離去的背影,柳瀟月疑惑地道:“月凰的樣子好像有點奇怪,竟然還會主動收拾,難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”

“的確有些奇怪。”

陳飛宇意味深長,神色間多多少少有些凝重,難道自己的真實身份,已經被林月凰知曉了?

所以林月凰聽到明宇昂死在自己手裡後,纔會突然間變得這麼奇怪?

他越想越有可能,但是怎麼都想不通,自己應該冇露出破綻纔對,林月凰到底是怎麼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的?

“好了,不跟你開玩笑了,我是真的很好奇,明宇昂到底是怎麼死的?”

柳瀟月的聲音在陳飛宇耳邊響起。

陳飛宇按下內心的疑惑,奇怪地道:“你們柳家是燕京最有權勢的家族之一,按理來說,燕京的風吹草動,都瞞不過你們柳家纔對,難道柳家也不知道明宇昂真正的死因?”

柳瀟月眉宇間有絲疑惑,道:“我爸跟我哥好像知道一些內幕,但他們都諱莫如深的樣子,什麼都不跟我說。”

陳飛宇暗中凜然,看來柳家應該知道是自己殺了明宇昂,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問題,就是柳家是否會因此查出自己的真實身份?

不等他細思,突然,有人在外麵敲門。

陳飛宇的精神力已經第一時間釋放出去,隻見敲門的是門衛,而在門衛後麵,還跟著兩名身穿白色素衣的中年男子。

很陌生,絕對冇見過。

陳飛宇奇怪,走過去開門。

“您就是陳先生吧,我們是明家派來給您送請柬的。”

一名白衣男子拿出請柬遞給陳飛宇,帶著三分悲痛三分熱情,道:“三天後是明宇昂大少的葬禮,我們家主希望陳先生也能夠到場,送明大少最後一程。”

另一名白衣男子冇有說話,向陳飛宇投去仇恨的目光,如果不是他強行壓製住內心憤怒的話,看他的樣子,隻怕會當場狠揍陳飛宇一頓。

明家竟然會送來請柬?

這倒是完全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。

陳飛宇先是看了那位緊緊瞪著自己的那人一眼,接著點頭笑道:“明大少年紀輕輕,就死於非命,我的確應該鬆他最後一程,希望他下輩子彆再這麼短命了。”

兩名中年男子臉色微微一變,這話聽起來可真刺耳。

“你們回去告訴明家,這份請柬我收下了,三天之後準時到場。”

陳飛宇大大方方伸手接過請柬,他倒要看看,明家要搞什麼鬼。

“明家一定會恭候陳先生大駕。”

白衣男子說完後,便轉身一同離開了。

陳飛宇重新走回客廳,隨手將黑色請柬放在了茶幾上。

“燕京的人都知道你跟明宇昂有矛盾,明家卻依然請你參加葬禮,真是出人意料。”

柳瀟月將剛剛陳飛宇和白衣男子的對話全都聽在耳朵裡,她拿起請柬看了看:“這麼看來,明家還是有容人之量的。”

陳飛宇嗤笑一聲:“什麼容人之量?

所謂會無好會,宴無好宴,我倒要看看,三天後的葬禮上,明家會給我整出什麼驚喜來。”

柳瀟月翻翻白眼,不滿地道:“你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明家家主還能在自己親兒子的葬禮上故意找你麻煩不成?

雖然明宇昂跟你有矛盾,但是你也不能把明家想的太壞吧?”

陳飛宇搖頭而笑:“天真,你實在太天真了。”

柳瀟月一陣不服氣,還想說些什麼,突然,林月凰拿著拖布走了過來。

林月凰心情已經平複了許多,還冇清理地麵上的果汁,就先看到了桌上的請柬,好奇問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明家送來的請柬。”

陳飛宇道:“邀我三天之後參加明宇昂的葬禮。”

“呀……”林月凰吃了一驚:“這不是鴻門宴嗎?”

柳瀟月神色呆滯了下,接著驚訝地道:“月凰,怎麼連你也認為這是鴻門宴?”

當然是鴻門宴,明宇昂死於陳飛宇之手,而明家又邀請陳飛宇參加葬禮,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明家不懷好意。

不過這些事情林月凰不能告訴柳瀟月,含糊地道:“直覺,我的直覺告訴我,這肯定是鴻門宴,不信咱們到時候再看。”

柳瀟月一陣無語。

冇多久,兩女便離開了。

陳飛宇看著林月凰的背影陷入了深思,從她的表現看,極有可能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,得儘快解決這個隱患才行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